上海于我,因真实而有价值

作者:大发文学

当你沉溺在毫无知觉的漫漫时光里,你的转身,会显得无措,徒劳而苍白无力。想起朋友的话时,我正在空荡荡的公车上,安静地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繁华。而此刻,在另一座城市,朋友被夹在汹涌的人群里无法呼吸。她说,这就是生活,先是手足无措,接着是竭斯底里,最后是麻木。她说,活在人世,你无需洞察什么,只需保持谦卑的姿势,等着残酷的现实把你慢慢辄碎。除了沉默,我还能说什么呢。她的言辞,仿佛利刃,于无声中早已将我击中。

恰如那三月的绽放桃花,曾深信过永恒,回望那青春的过往,却忘,两人一马,明日天涯。

再次遇到徐菁的时候,她已经是依偎在恋人身旁幸福的小女人模样。我站在人潮汹涌的街,周围的繁华瞬间黯然失色,只剩下她徐徐走来的身影以及那双干净温暖的眼睛,一切如同虚幻。
   第一次遇见她,是在大雨滂沱的深夜,她穿着紫色的纱裙飘落在雨里,像一株开败的蔷薇,脆弱又单薄,让本来行色匆匆的我停下脚步。
   “带我走”,她轻喃。
   透过灯光与水汽交织的帷幔,我看到那一张苍白的脸,她的样子像是一张被雨水浸湿的白纸,在朦胧的夜色下散发出绝望的气息。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把她背回家,一路上雨水淋湿了我的衣裳,她的身体太冰凉,隐隐约约的酒味刺激着我的神经,我讨厌喝酒的女人,而现在我却在背一个不认识的醉得人事不省的女人回家。
   身后,碎了一地迷离的灯光。
   她说:“谢谢你,赠我一场空欢喜。”
   我摇头苦笑,这是一个失恋的小女孩。醉意迷蒙中还不忘她的小情人。近距离看她才看清那青涩的容颜,却要穿的那么成熟买醉在深夜,她很轻很瘦,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脆弱,我真怕一不小心就会将她捏碎。
   这一路走得漫长,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雨水里,特别怀念家里那张温暖的床,打开家门,已是凌晨一点多,客厅里的灯光散发出柔红的色彩,让我的心没有来的一阵温暖,以至于跟冰冷的身体形成对比,简直到了“冰火两重天”的境界。
   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到沙发上,她安静地蜷缩成一团,嘴里不知道嘟囔些什么,那样子像极了一只伤痕累累的猫,微闭的双眼,脆弱的呼吸,和凌乱的发丝,让我看在眼里止不住的怜惜。
   当然了,美丽的女孩子谁都喜欢,特别是在午夜过后挂念着空虚的时刻。
   我伸手拂过她的脸庞,指尖冰凉,拿了块干毛巾将她头发擦干,我的指尖还留着她发香的味道,对于她湿透的一身,没办法我只能用吹风机吹干,我还不屑于乘人之危的做法,你们懂得。
   外面的雨下得深沉,夜色像是化不开的浓墨,我把她抱进卧室睡下,一个人呆在客厅,关了灯在黑暗里沉溺,突然觉得自己就像大海中的一叶孤舟,没有方向没有目标,过着一无所有的人生。
   黑暗中,我沉沉睡去,今夜的梦,有些苦涩的味道。
   当阳光透过窗帘投射到地板上,我知道我的生命即将老去,我的似水年华又少了一笔,很长一段时间我就喜欢这样的早晨,醒来时可以看到阳光,那温暖的色彩照亮了我晦暗的年轮。
   回头,对上她那双忧伤的眼睛,像汹涌的海水一样。
   “我叫徐菁,谢谢你收留我。”
   她向我走来微笑着伸出右手说:“你好,陌生人。”
   即便笑容再温婉,还是不能忽略她的眼,沉淀的忧伤像水里的海藻。
   我同她握了手,然后两个人就坐在干净的地板上看窗外的阳光,她是个话很少的女子,寂静起来如同空气一般,对于昨天晚上的事,她不说我也不问,我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不愿意启齿的回忆。 这样从侧面看她,像是阳光下一只慵懒的小猫,恬静,乖顺,又可爱。她柔软的发丝在阳光中被风吹乱,无处不再散发着青春的气息,我由衷的感叹:年轻真好啊!
   “叔叔,你有没有爱过的人。“仿佛从另外一个世界醒来一样,她的声音很轻很空,如同斑斓的色彩瞬间变得苍白。
   好吧,我承认自己年龄有点大,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小女孩来说二十八岁的男人也应该叫做叔叔了。
   阳光很巧妙的从侧面铺开,空气中浮着隐约可见的尘埃。
  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,对于这个问题,我只能说一句:你还太年轻。
   人这一生总要经历或深或浅的疼痛才会成长,而教会人成长最好的方式还是爱情,因为疼痛,所以懂得。
   后来,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,我们背靠着背不多说一句话,空气静静地流淌,在这样美丽安详的时光里,我的心被太阳烘干,有着燃烧的气息,真好。
   明明有着她在身边,我却还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,我们各自发着呆想着心事,我知道她现在肯定有很多感情要疏理,爱情总是在受伤之后才慢慢看清。
   一整天的时间,都在寂静的时光中度过,我甚至能听到空气流动的声音,同时还弥漫着她发香的味道,很清新,感觉很好。
   心,突然甜的像蜜糖一样,能有人陪在身边,即便不说话也很好。
   傍晚开始来临,期间我给她做了饭,她没吃。我想冷却的饭菜像极了她的心,然而不知道为何她那么相信我,敢和我呆一个屋。
   “我们出去走走吧“,她从地上站起来说。
   我很佩服她的耐心,一坐就是一整天。
   好吧,喜欢黑夜的女子。
   街上车水马龙,我和她并排走着,星星点点的灯光投射到她脸上,散发出一种虚幻的气息,而一切光与影交织的幻觉在遇到她眼睛那一刻全部破碎,像泡沫一般美丽脆弱。
   她的眼睛,在朦胧的夜色下闪烁。
   我带她去买了电影票,那时候正在播放《失恋33天》,她抱着一大袋爆米花坐在我身旁靠在我的肩上,无论电影播放得再怎么感人,她只顾吃她的东西,吃得很投入看得漫不经心,在电影的故事情节里我感动得差点痛哭流涕,而她却视若无睹。
   多奇怪的一个人,让我匪夷所思。
   后来,我问她好不好看,她说好看呀。我又问,那你怎么不感动,她说吃得好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   我彻底无语了。
   电影散场时已是午夜时分,我牵着她的手走在城市的中心,偌大的城市被灯光分割成无数种样子,我们两个像游荡在街头的幽魂,她的手很软很滑,让我想到家里的舒肤佳香皂。
   她的眼睛,比城市的灯火更加璀璨,我感觉要陷进去一般。
   那双眼睛里仿佛藏着一个久远的故事,里边有太多的杀伐与救赎,有太多的温柔与绝情,上演着风花雪月爱恨情仇,有时温柔似水,有时冷若冰霜,无论是哪一种感情让人看起来都那么纯粹,而当你想要去发掘其中的故事,想把开头与结尾连贯起来时,一切却又烟消云散,你看不到踪迹寻不到来源,只留下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。
   抬头看了看天空,无尽的黑暗,连星星都吝啬出现。
   指尖微凉,夜风把寂寞荡开,其中夹杂着少女身上若有若无的幽香,我们漫无目的的游荡,夜市的酒吧也开始打烊。
   路灯下,两个人的影子更加长了,在快到家门的时候,她突然抱住我说:谢谢你,肯陪我行走过一段撕心裂肺的路。
   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,在心底默念:傻丫头,你还年轻,以后还要经历更多,疼痛是爱情最好的领悟。
   然而,我没有开口,沉默是我最大的问候。
   她说,明天就要离开。
   那天晚上的风吹了一整夜,我在客厅一整夜没有合眼,她睡在我的卧室没有多余的语言。
   临别前,她没有说一句再见,她在我的世界出现离开都好突然。
   后来,我再也没有遇见过像她这样的女孩,还有那样一双勾人心魄的眼睛。      

#王俊凯#

傍晚时分,当慵懒的陽光从窗台渐渐退隐,我会在东城广场上逗留一会。这是七月,余热未散,微风微凉,涂着炫丽指甲的女人们在开阔的腹地,跳着慢舞。多么好,忘记烦恼和疲惫,慢慢地旋转,于时光深处,慢慢地转身……我已经打算放下所有的成见和戒心,融入这些陌生的人群中,试图成为一尾鱼,游到褪色的墙壁上,忘记呼吸和疼痛。最后,选择在微凉时,悄无声息地离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江风一吹就是好多年...

静夜初上,繁华的街灯一盏盏升上头顶,闪着浅蓝的光。若干年前,我站在阁楼上,那些散落平原的远方灯火,像萤火,有着冷艳而温润的气息。那时,我多想在黑夜里,独自越过那片辽阔的甘蔗林,将万千灯火一一经过。也是那一刻起,我有了远行的冲动,有了竭力成长的信念。我感觉必须以行动来证明。于是在一天傍晚,我公然向比我大的伙伴挑衅。我们在那道坡地上赤手“决斗”,直到虫鸣出现,日落西天。我多么需要这种表现方式呀。后来,我在学校里也常与同学“大打出手”。结果,我在学前班逗留了三年的时光。三年,多么漫长的一段时光呀。七岁那年,父母为我的升学担心不已,而我呢,完全沉溺在“胜利”和成长的喜悦中。

相逢的那一年有这样的烟雨……

今天没有带你的照片,起初心里也有些小别扭,但想着你早已活在我生活的每份气息里,未见一面脑海里你的样貌却也是棱角分明的,这又有些许心安。

那个悠长的秋日,祖母躺在床上安静地输液。她闭着眼,微弱的呼吸,让整个世界在一点点下陷。医生说,祖母快不行了,准备后事吧。一家人便围着祖母哭,哭得声嘶力竭,伤心欲绝。安葬的那晚,下着小雨,微凉的气息,恰如我们那刻的心绪,疲惫、无奈、悲伤、无言。后来清理祖母的遗物时,我看到了艾草香囊。那是她自己缝的,她说,这能驱邪,保平安。她给我缝了很多,如今都已不知去向。

我很安静,却遇见了顽皮的你,因为儿时的一起,共窗小读,而后那所谓的爱情就仿佛玩笑般的产生。

上海,我对这座城市的回忆熟悉又炽热。上大学之前的每个暑假都会来这里住上两个月,慢慢地,仿佛这就是第二个故乡。

祖母的离去,让父母一下子老了很多。事实上,你永远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长。就像我,一晃这么多年过去,当年强悍的姿势,如今已销声匿迹,自己却长成了温文尔雅的模样。当然,这是父母所希望看到的。如今,他们已人过半百,与生俱来的皱纹,一下子全部涌出来,仿佛早有预谋。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。有时,多想好好抱抱他们,安静地……

秋末冬初,是你放弃学业的那年,你问我会在意么,我说不在意,如你走的那一刻,我悄然不知。

仿佛是嚼着大白兔说出来的吴侬软语,房东老太太种在后院的一排绿油油的含羞草,酒店里颜色通亮略带酸甜的糖醋鱼,许许多多的桥和来来往往的船……我对它记忆简单又丰富。

就像安静抱着巨大的现实。就像现在,为了生活,身处异地,低着头默默赶路。上班的时候,偶尔会听到同事说,她家隔壁的邻居昨晚又大打出手了。她这么说的时候,我在想,当初他们结婚时,肯定很爱对方,并发誓要好好爱对方一辈子。可谁想到,现在他们居然像疯了一般大打出手,并且让之成为一种习惯。可见,在生活面前,你完全无力反抗,你只能慢慢陷入生活的沼泽地,并且毫无知觉地陷下去。

你说,只是出去玩玩而已,你说,两年之后就会回来。

我坐大巴来的上海,高架桥上的路灯晕开暖橘色的光晕,倏忽倏忽地向后退。上海很平,放眼望去看不到山。远处白色和黄色的灯布列地错落有致,温暖耀眼还有点张扬,算是提醒着我它的繁华吧。

朋友在夜晚时离开。风,轻轻吹过来,有微凉的感觉。微凉,多么微妙的词语。就像多年未见的朋友,重逢后,感觉还有太多的话没说,就得告别。所谓人走茶凉,人走后,茶自然凉,可现实是,茶微凉,人已走。其实,人生大抵如此,我们都是大地的路过者,行走注定匆匆而不留痕迹。所以,当前段时间刚来莞的朋友说,她此刻正在人潮汹涌的广州时,我并没有感到意外,反而觉得理所当然。很多时候,我在想,当自己在一座城市沉浸太久,会是什么样子。答案,只能交给时间。

从那开始,时常与你电话,写着四季的情书习惯着等待。渐渐地,我变得极为安静,不喜与人接触,他们说这叫内向。

上海今年的夏天来的似乎有点儿早,五月上旬就已经有盛夏的味道。顶着大太阳,我走过了南京街,城隍庙和外滩。博物馆的冷气很足,也让我着实享受了一把阴凉。

突然就想起了叶丽隽的《在黑夜里经过万家灯火》:都静下来了,夜鸟、树桠间的风∕以及山脚下∕一个城池的灯火∕我曾置身其间啊,多少个夜晚,多少年∕没有呼应地微弱与单薄∕都静下来了,而我无端啜泣∕站在寂静的白云山顶∕回望阑珊处,这些辉煌或卑微的闪烁∕仿佛灵魂,今晚∕我一一经过,一一经过。

喜欢一个人发呆,喜欢幻想,喜欢黑夜,因为夜里我都会有一个梦,梦里都会有你,我问你会爱我多久,你说永远,我便相信了永远。

路上见到了很多外国人,或者说,将近看到了一半的外国人,他们大都很高大,不经意四目相对时会给你一个大大的微笑,真好!有那么一会儿,心里会揣度当初你第一次在外国的街头的心情,大概是激动又害羞。

一年以后,你退去了游玩,开始了挣钱生涯,你再次问我会在意么,我仍笑着说不在意,我问你还会爱我多久,你说一百年,我知道渡不过一百年,便相信了一百年。

外滩的风很大,傍晚江边的风是清清爽爽的温度。我站在江边,想着你山城的风,大概也是这样吧。广场人很多,靠在栏杆上聊天的老外很多,或许因为是亲人间的闲聊,语速很快,零星飘进耳朵里的几句听起来依旧很吃力。另一边拍婚纱照的夫妻笑的很甜,白色的头纱被微凉的江风轻轻扬起,真好看。

你说,你爱我深时,我对你淡然,你爱我累时,我对你狂热,你说,我不够现实,极为天真,我问你还会爱我多久,你说了不知道……

晚上七点的时候,对岸的灯火如约而上。大家都拿起了手机拍照。毕竟除了照片,游客能带走的真的太少。多少人渴望这座城市啊,可又有多少人能在这儿稳稳扎根呢?

两年以后,你说你快回来了,说:好不容易得了个回来接妹妹去那边过年的理由,瞒过父母,叫我珍惜,你说你不会呆太久,几天就走。

你知道吗,对于我,你是站在塔间上的少年,朝我逆光挥手,我靠近你,背负最少的行李,用尽全部时光。

你来的前一天,下起了大雪,我极喜,以为我感动了老天,让它留住你,第二天的夜里我很想去车站等,却不得不回学校。

相逢的那一天下着烟雨,你我穿梭于人流,你说我会不认识你,想看看彼此谁先找到谁,你却忘了我先找到你。

相去的那一天却是雪………

七百多天的日夜轮回,从幼稚到成熟。你说,在外面生存很辛苦;你说,打工的和念书的难有结果;你说,有人对你说了和我一样说过的话语;你说,会有人更能替代你……

深冬的雪愈来愈小,冰冷的风愈来愈刺骨,我仿佛那一刻停止了呼吸,倒在雪地里,洁白的脚印渐渐远去,渐渐被填平,没有人看见,我就这样静静被掩盖,忘却了怎么冰冷,试着狂啸,却难出声,天空渐渐漆黑,渐渐灰白,而我,也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………

你离去的那一天,我还是选择了去送你,天意外的又下起了大雪,我就这样撑着伞遥望人群中的你,那距离越来越远,越来越陌生,我一直沉默着直到你离去。

而后,我试着颓废自己,不停的睡,不停的累,迷茫的人生路途上更加迷茫,你说是残酷的现实决定了不能一起。我的天真下,就仿佛一只被遗弃的羔羊,也美得似一场开满桃花的梦,却显得那般脆弱,一触即碎。我忘却了时间的流逝,忘却了人们在不停地忙碌,也忘却了世间还有声音,黑夜,粉饰了我的双眼,我不停地摸索,却找不到出口。

总是反复的问自己:为什么?不知道该怎么忘记。我父母的允许,你都难以相信,你说,在现实里我以后有工作,而你没有,我会厌恶你,父母会嫌弃你,你说,打工的只能和打工的在一起,你父母不同意………

或许我真的不够现实,那么,你所说的现实是什么?

是爱情在其中会有时间、地位、权贵、金钱……的限制?是拉长人心与心的距离?是体制对人思想和行为的约束?时代,更多的人追求物质,如兽般的弱肉强食,优胜劣汰,那被向往的精神更多的只能被向往。社会就似一个诺大的牢笼,折磨人的天真,让人退去了怎么去幻想,思想被定格。或许我该庆幸我还在念书,可以不受约束的畅想。于是,就有了间隔,思想分了等级,“真实”让人学会了轻易许诺,也轻易毁诺,因为它作理由,男人的话成了花言巧语,人们彼此防范,彼此欺瞒,执著于那某种被称之为向往的欲望。如今,虽然物质发达了,却感觉比起古时又仿佛少了某种韵味,这一切究竟是进步还是退步?是不是人们明白了大自然,不再去惧怕誓言,任由你我穿梭于繁华闹市。也许我们有错,但错的人多了,就不会觉得那是一种错,反而演变成了对。

也许我真的不够现实,我对人说我不想有很多钱,他们笑我;我说我不想有名,他们蔑视我;我说我只想简单的生活,只顾虑些日常琐碎,予以微笑与别人,他们都离开我…

我很想宁静,我不想和他们一样为生存拼死拼活,等待功成时回首,人生所剩无几,演绎出有意义的时光却是那般短暂。

不思进取?不过是想以自己的方式找到那属于自己的价值而已。

如今,我仍留恋于你,然如烟岁月,不堪回首,习惯自我安慰,有时候,不爱着比爱着更像爱情。

或许,我应该感谢你,是你让我看到了现实,开始嘲笑自己,浮生若梦也好,我会试着找回那迷失的自己,不会一直沉迷,会找到一个值得我用一辈子去拼搏的梦,试着忘记那甜蜜,只愿你过得比我幸福,那便好。

漫步于世人所不知的时空,空白了自身,腐朽的落叶和雨依然那般缠绵,可打伞的人迟迟不来,却习惯了暗夜的灯火苍白无力感。

但愿两鬓如霜时,还能记得你。

也多想。

烟雨帷落,墨笔无声,江陵水秀,叶落无秋。

图片 1

写于12年高二。

本文由大发体育开户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